当前位置:主页 > 掌酷散文 > 正文

屌丝男士4季_千年不死千年不倒腐的胡杨 求这样

09-09 掌酷散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胡杨树又名胡桐,有极强的生命力!传说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无论是在贫瘠的盐碱地,还是在旷无人烟的沙漠中,都能见到她或满布虬枝、或有枝无叶的身影在静默中挽着夕阳,被岁月消弭了生命颜色的身躯在荒漠中,在旷野里努力伸展着!

  胡杨树是英雄的树。胡杨树的英雄气概来自于人们对人生的一种体验和感悟。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在世间的万事万物中,人们喜欢崇拜。人们对树物种的崇拜,能称得上英雄树的恐怕只有胡杨树了。站着生、立着死,死而不朽。

  人们普遍誉称它为“荒漠上的勇士”、“沙漠英雄树”。它有着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经久地在沙漠之中生长繁衍。它能经三千载风云变幻,即生长不死一千年,死后不倒一千年,倒地不烂一千年,真是神奇至极!

  深秋季节,当步入地处淖毛湖戈壁滩涂上的那片胡杨林时,才知文人雅士送给胡杨的“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话虽然感情饱满,却没有真正揭示出胡杨生命的坚韧与坚强来。这是因为我们在伊吾胡杨林见到了三千年依然生命旺盛四千年枯树生芽的胡杨。

  佘秋雨曾赞美它说:胡杨树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铮铮铁骨千年铸,不屈品质万年颂。胡杨树有倔强的性格,也有独特的美,胡杨树在朝日、夕阳的照耀下,它的千姿百态显得更加文雅优美。

  展开全部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沙漠之魂——-胡杨也披上了节日的盛装,迎接八方来客。

  我的生命注定与胡杨结下不解之缘,我出生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也就是胡杨遍野的塔里木河下游,从小在胡杨林中摸爬滚打,上树掏鸟窝,下树砍柴,生命离不开胡杨,胡杨的身影在我生命中烙下深深的印记。

  胡杨又名易叶杨,当地人俗称梧桐树,其树叶从小到大、生长区域水土等因素的不同有明显的差异,更令人费解的是同一棵树上的叶就有五种形状,得名易叶,寓意善于变化耶。幼苗时期的胡杨,枝条柔软,韧性十足,是编筐和制作工艺品的上乘材料,那时的叶子为针状,细而长,不细看像是柳条,仔细观察方知是曲卷的针状,纤细而柔顺,似江南水乡雾霾走出的女子,婀娜而低眉,绝对猜想不到她长大后的伟岸;再稍大点,其叶形酷似柳叶,细长青绿,如一轮弯月挂在天边,又似传说中的柳叶刀,恰似待长成人的少女,羞涩而初获神韵;再大些,胡杨似乎从江南水乡漫漫走近大漠,把那一身丝雨造就的婀娜身段永远的留在的少女时代、留在的烟雨蒙蒙的江南,换上一身抵御西北漠风的蓑衣,这时的叶又逐渐变成介于狭长柳叶和椭圆形的杨树叶摸样,初露头角就显示沙漠灵魂的桀骜不驯和洒脱。一棵胡杨长成参天大树要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胡杨被称为大漠之魂,其生命有三千年之久的岁月,曰: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到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挥挥洒洒、浩浩荡荡三千年,何等漫长、何等壮观、何等绚丽,何等坚强!足以见证人类发展的历史、见证世界万物的沧桑变迁!

  胡杨生命的漫长在于她的坚强。环境的恶劣,冬日严寒、夏季酷暑、整日的漠风成就了胡杨的坚韧,点点积累,慢慢生长,把自己练就成钢筋铁骨,粗粝的肌肤任凭风雨吹打;任凭刀霜剑雪,我自岿然不动!人类几十年的生命历程在胡杨只是弹指一挥间!

  胡杨身姿的伟岸在于她的虚怀若谷,在于她的海纳百川。她的根系能扎于几十米的地下吸取水分,树有多高,根系就有多深!置身于胡杨的原始森林,你会震惊,你会感叹!你震惊胡杨的千奇百怪,枝丫突兀,指向苍穹,似乎用各种语言向世人述说万物的沧桑巨变!有的若飞禽走兽盘伏在树枝上,有的若长空雁过,仙人指路,悄然滑过瑟瑟的秋风里。有的若敦厚的大山,屹立在黄沙中……你会感叹大自然的造化,鬼斧神工,使之吸取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千姿百态;置身其中让你目不暇接、魂不守舍,每棵胡杨都是一道道风景,你每一个回眸、每一个侧身都是一次绝好的抓拍!加上不同的光线、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色彩,更让胡杨变幻出千万姿态,让你拍不胜拍,永拍不止。

  胡杨生命的灿烂在于其斑斓绚丽的色彩变化。幼年时的针叶葱绿、少年时的柳叶鹅黄、青年时的碧绿如烟、到了中年时伟岸如山、壮年时期火红如枫、如火、如收获的沉甸甸!到了老年时更是突兀、孤傲的审视世界,默然的笑傲江湖!胡杨的一生,她的精神如絮状的种子随风飘散在各地,遇土生根、见水发芽,拥抱阳光而怒放世界!

  胡杨的一生,她的精神如雕刻把美丽留在了大漠,留在了滚滚的黄沙中,留在了红柳的身旁、留在了梭梭的梦里。你若懂胡杨,你就爱胡杨;你若爱胡杨,你就懂胡杨。

  胡杨的一生,风情万种、风姿卓绝,七色的光彩难以形容她的妩媚、泰山的凝重难以概况她的雄奇。幼时就以身姿的变化来装点世界,少年时若维吾尔族的舞蹈如风如影般摇曳美丽;青年时若奔放的骏马,激情四射,点燃你心中的火焰;长大后更像一个博学的君子,含而不露,恭谦不卑。胡杨的一生都令人依恋,让人爱幕、难舍难分。我爱胡杨!

  胡杨的一身都是宝。当地罗布人逐水而居、择草而牧,生活起居、衣食住行都有胡杨的烙印,他们用胡杨烤出的羊肉、野生鱼特别鲜美,让人回味无穷;用胡杨打出的家具百年不朽,享用无止;用胡杨碱蒸出的馍馍营养而有特殊的香味;胡杨的分泌物被当地人精心收集珍藏,具说饮后可以治老胃病、降三高,看着罗布百岁老人就安详的坐在你的身边,有谁能不信呢?

  认识胡杨,最早是从照片上。晚霞漫天,残阳如血,漠漠黄沙前龙骨虬枝的胡杨;后来是在电影中,沙丘绵延,朔风飞扬,羯鼓羌笛伴奏下沉默的胡杨。渲染的背景,烈的色彩,艺术作品里的胡杨充满浪漫情怀。

  “大漠孤烟直,屌丝男士4季长河落日圆”的诗情画意背后,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的苍凉。地球的幽灵——沙漠,挟裹着恐怖的狞笑,无情地吞噬着一片又一片的绿洲,毁灭一个又一个的家园。“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祥和被剥夺了,穿着“美丽金边衣裳”的姑娘的微笑被剥夺了;河流的歌唱被剥夺了,天鹅的舞蹈也被剥夺了。那奔腾的塔里木河,也只好一次次地改道,以柔韧沉默的力量,做出誓死的抗争!胡杨,亿万年前的古老树种,故乡远在热带、亚热带河湾。在二千五百年前,肩负着抗击风沙的神圣使命,跋涉千重关山,万里险途,扎根在新疆的千里沙海。这是奉了神的旨意吗?还是听从了巍巍昆仑的召唤?抗击风沙,营建绿洲,它是名符其实的“沙漠勇士”。

  看见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胡杨,我的心情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人往往如此,以为借助间接的经验,对某些事物可以了然于胸。然而,事实反复证明,间接的经验只是了解表层,只有身临其境,才有可能懂得内在。影像、文字的表现力再强,也仅仅是作者个人的审美角度。就像我的文字,无论我怎么写,总觉得未能尽情地表达视觉冲击的强烈感受,和内心波涛汹涌的真实情感。

  “惊心动魄”是因为我看见了胡杨的惨烈。那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啊!白茫茫的沙地上,胡杨或昂首挺立,或曲膝跪地,或躯体断裂,或枝干破碎,扭曲着,一圈一圈地扭曲着,扭曲变形得失去了原本的模样。那些已经脱离生命主体的枝条,经年的风吹日晒,仿佛累累白骨,残骸遍地。这是一场何等残酷的战争啊!烽火连天,长年累月;这是一曲何等壮烈的悲歌啊!大义凛然,前赴后继!

  胡杨无语,我却听见了胡杨体内奔腾的热血;胡杨不说,我却感知了胡杨内心剧烈的疼痛。挣扎过后,留下的是不屈的意志;坚持的内涵,是可歌可泣的信念。可是,伤痕累累,流血牺牲,是深入骨髓的疼痛啊!胡杨的神情一再真切地告诉我,疼痛,煎熬千年的疼痛……我颤抖着双手,轻轻地放在胡杨的躯干上,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

  烟尘滚滚,日月轮回;千古风流,弹指瞬间。多少热闹繁华,终究雨打风吹去;多少兴衰荣枯,到头来难逃灰飞烟灭。唯有胡杨,依旧站立在猎猎西风中,看尽秦时明月汉时关,八千里路云和月;唯有胡杨,依旧站立在漫漫黄沙里,听尽羯鼓羌笛的幽怨,胡茄十八拍的苍凉。楼兰国的美女在哪里?大宛国的鼎盛今安在?高昌国的霓裳羽衣舞何处寻?精绝故国的飞天在何方?唯有胡杨,依旧站立在历史的浩浩长卷上,看尽英雄沉浮,人间悲欢!

  守望千年,只为了等待一个温情的回眸;抗争千年,只为了实践一个忠贞的誓言;沉默千年,只为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死去千年,只为了一轮撕心裂肺的重生!这,就是胡杨,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朽的胡杨!

  展开全部胡杨是亚非荒漠地区典型的替水旱中生至中生植物,长期适应极端干旱的大陆性气候;对温度大幅度变化的适应能力很强。

  胡杨有特殊的生存本领。它的根可以扎到20米以下的地层中吸取地下水,并深深根植于大地,体内还能贮存大量的水分,可防干旱。胡杨的细胞有特殊的机能,不受碱水的伤害;细胞液的浓度很高,能不断地从含有盐碱的地下水中吸取水分和养料。折断胡杨的树枝,从断口处流出的树液蒸发后就留下生物碱(所以称为“眼泪树”)。胡杨碱除食用外,还可制造肥皂,或用来制革。人们利用胡杨生产碱,一株大胡杨树一年可生产几十斤碱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a/sanwen/18505.html